kirito

是个很正义的人

我时常想我该怎样去面对你。






距离下一年只有两周了。


我待在这个看不着天也挨不着地的大楼里.


哦,说来也好笑。


它不过只才九层。


我好像只是为了把自己显得体面一点才用了“大楼”这个词。


就好比我这个人


为了把自己显得体面一点 也费了不少的谎言来“加高”自己。


我想你也是知道的。




我的恋爱来的突然。


她从一颗种子到根结错杂的埋在我的心里 已经快四年了。


我不知道该如何去描述她


Siri告诉我只言片语也道不尽她


可我知道


她是我的辛酸和甜蜜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


我对于社交软件上来的交流感到厌烦


对于探讨也感到厌烦


就好像双人辩论一样


辩个你死我休


我的耐心越来越差


脾气越来越容易被点燃




人说环境对人的影响远超于我所思


我从前不信


现在却深信不疑


从前我也没想到过我会坐在学校天台的供水管道上给你写我自己


这就是造化啊




我开始学会用污言秽语发泄自己


慢慢变得轻浮浅薄


我想走回轨道


回头才发现偏离了这么远


这就是弄人




你看


我已经腐坏成这样了


可能我的肉体会碳化


但我的灵魂依旧像污垢一样盘在你身边


是不是很恶心





这有什么值得你去为我驻足付出喜爱




我从来都不想要你对我有愧疚



我只想你原谅自己



拥抱的 也是自己





学姐:咋的 你们用星饭团跟踪我不让我跟踪别人啊


【卡鞠】论偶像和对象的自我修养

灯灯这篇是被我套路来的哈哈 糖也是我逼着加进去的 祝大家食用愉快

一个灯:

非圈内人士瞎写。文题严重不符
背景去年总选后。
哄基友开心的产物。@kirito 

以下正文

一年一度的总选顺利结束了,今年的李艺彤也算是小火了一把,不为其他,她的第二名感言太过霸气坦诚,以致很多人都对她印象“深刻”。

“卡姐!发卡!”一个个子矮矮的姑娘小跑着喊。她前面有一个个子挺高,因为卸掉了妆脸色显得有些苍白的女子。她脚步飞快,仿佛没听见后面人的呼喊。
“李艺彤!”那个矮个子姑娘终于忍不住大吼道。
李艺彤站住了,慢慢地回过身,脸上是少有的冷淡。
“怎么?”
矮个女生——也就是今年总选冠军——鞠婧祎抹了一把脸,喘了两口才有点艰难地说:“你在台上……是什么意思?”
“我觉得我表达的挺明确的。我想成为第一名,就是这样。”
鞠婧祎闭了闭眼,轻靠在墙上,扭过头目不转睛地盯着她:“你知道你这样会引来多大的非难吗?你看看微博,现在对你的负面评价有多少!”
李艺彤轻叹了一口气,走上前给她递了张纸。
“我知道。但我忍不住。”她说,“干我们这行,有时候就得在风口浪尖走一把。”
“第一这么重要吗?”
李艺彤笑了:“小鞠,你问问你自己,你说它重不重要?”
鞠婧祎默然。
“虽然我想你应该明白我,但我还是得说,我不是为了针对你。”她的发丝有点颓然地垂到颊边,她抬手又把它拢上去,“我只是……太不甘心了。”
“有时候我在想我还能再做多久呢?我最好的年华最好的时光都献给它了,我到现在都不知道这是不是个赔本的买卖。'在最闪亮的舞台做最真的自己'………这是一句多么美丽的玩笑话啊。”
“可以的。”很久没说话的鞠婧祎突然开口,小声却坚定地,“是你的话,可以的。”
“不行的。小鞠,我不行的。”李艺彤疲惫地笑了一下,“你当时为什么会选择做一个偶像呢?”
鞠婧祎想了一下,脸上慢慢浮现了一点未加修饰的青春的向往:“想寻找一个闪亮的自己,想得到大家的喜欢。”
“那你还记得你今年上了几次台吗?”
鞠婧祎慢慢攥了一下拳,摇摇头:“没几次,我记不清了。我没办法,公司让我去拍戏。”
李艺彤也靠着墙望天花板:“我以前特别希望粉丝能多喜欢我一点,所以我一直很努力的想要去展现最好的自己。可是现在……你知道吗?他们越喜欢我,我就越觉得难受。”她扭头盯着鞠婧祎,“你觉得一个消费品应该有自己不好的一面吗?他们只想看到他们想看到的我,而公司也只允许我表现出他们想看到的我。于是他们爱我,但是我并不自由。”
“卡姐……”
“我也清楚他们确实是喜欢我或者你的,这不是他们的错。他们希望我好,所以他们会为我投票。这是我的错,谁让我进了这行呢。说白了就是为了钱,谁都想上位,这份浮华、虚荣,我可没自信能完全抵挡得了。”她自嘲地笑了一下:“谁知道以后会怎么样呢?”
她突然捏了一下鞠婧祎的脸,脸上又有了些飞扬的神采,说:“但我还是很喜欢这里,很喜欢那个舞台,也很喜欢……”
你。
这个字她没说,只是很励志地朝鞠婧祎握了一下拳:“你要小心啊,一不留神我就把你从那个宝座上挤下去啦!”
鞠婧祎笑了一下,认认真真看她,笑的很甜蜜:“我也喜欢你的呀。”
李艺彤扑通通直跳的心突然卡了个壳,千头万绪缠绕在心间,成了个解不开的死结。
“我睡觉去了,困死了。晚安啊卡姐。”
李艺彤眨眨眼,说:“晚安。”
她目送着鞠婧祎的背影远去,脸上的笑容淡了一点,在心里说:
对不起。
Fin.

感谢阅读w


滚回去又改了一遍先发一张试试
祝你们七夕快乐!


(假装七夕没有过)

这俩人的手呦
牵的远没有想象中的这么简单

研究卡鞠披肩
头大
不仔细看完全看不出好多细节
至于小鞠的王冠
我选择狗带

有始有终
目前就先告一段落
如果有脑洞还会接着画

鞠婧祎一直在这个圈子里不温不火。提起她的名字大家也都知道这圈子里是有这么个人。外界评价也都不错,长相清秀可爱清新,更可贵的是零绯闻。

赵粤作为她经纪公司的老板,也不是没想过去刻意捧红她,别的姑娘听说有机会都争先恐后往上挤,而她偏偏就是一副“与我无关”的样子。每天练练歌,吃吃火锅,卡着点来踩着点走。这份安定从容倒是跟别人不同。

傍晚时候,鞠婧祎突然接到了赵粤的电话。告诉她后天有一个重要的外务,这次外务主办方来头不小,希望她能够好好准备。

她应了声好,挂掉电话看着手机屏幕努了努嘴。

“这赵广东。”

接着收起电话把头埋在枕头里。

“主办方来头不小,工资也不会少。”

然后怀着对工作的热情(?)继续睡觉了。

与此同时,李艺彤正坐服装店的VIP休息区前看着冯薪朵和陆婷忙活。

“这件?”

“嗯......”

“那这件?”

“这件不错,就这件吧。”陆婷说完就签了单。

李发财受到暴击x10000

李艺彤放下手里的书,站起来缕了缕衣角。

“你们先挑着我先回去了。”

冯薪朵连忙拉住李艺彤
“别啊李总,两天后公司年会你自己的衣服挑了吗?”

李艺彤瞪大了眼睛
什么!两天后年会?



(朵朵os:这什么老板连自己公司年会这么重要的事都不知道。)

一个脑洞

李艺彤喜欢雪飞霜。

这是大家经过投票统一出来的结果。

冯薪朵趴在陆婷身上看着眼前沉迷于某电视剧的人,忍不住开口问道:“发卡,你说你喜欢谁不好,就算你喜欢个小明星我也能帮帮你,可这连次元都不一样我还真是爱莫能助。”

李艺彤坐在电脑前没有动弹。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呢?

是想在她描眉时从背后拥住她听她的嗔怪,还是在她与那羽皇之间的距离小于半米就想去厨房拿刀,还是听她说出不会轻易认输时咬紧牙关的酸涩?

李艺彤眯了眯眼,将眼前的事物重新聚焦。

“朵子姐你不用这么担心我。”

朵朵“噌”的爬起来“我还不担心你,《醉飞霜》的MV从上线那天你就开始看,我看你睡前不刷个几十遍你都睡不着觉。你们家老爷子拜托我照顾你,你这要是相思成疾,老爷子保证派人杀到我面前把我抓回老家。”

“好了好了是我的锅。”李艺彤连忙阻止了冯薪朵的奥义·倒·苦水。

陆婷提起旁边人的领子。“他老人家就算杀过来还有我嘛这不是,不过发卡。”陆婷突然顿了一下,看向李艺彤的眼睛。

“你也不是小孩子了,你的想法我也能理解,但是这雪飞霜毕竟跟你不是一个世界的人,我觉得你还是要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

“我知道....”

出了李艺彤的房子,冯薪朵坐上了车转头问陆婷。

“大哥这事你确定没问题?”

陆婷系好了安全带,摸了摸冯薪朵的头。

“放心。”





“喂,赵粤。嗯,我找你们公司的鞠婧祎。”